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国学学会 > 新闻中心 > 学会动态

肖月生漫谈:说中国字,解中国梦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8/11/12 10:12:34

2014年,肖月生萌生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念头,起初的目的只是为了练字,但他很快发现词典中存在许多错漏,便增添了为其挑错的想法。于是,他一边抄、一边找错、一边写修订小论文,并录其前600余篇辑成《说字解梦》这本专著。近日,青年书法家肖月生做客国学讲座,围绕抄学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和创作《说字解梦》的苦乐与心得展开漫谈。

  “中国梦的实现,其中一个步骤就是2035年实现国家的现代化。国家要现代化,没有语言的现代化怎么能行?语言要现代化,则务必从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勘校入手。所以,解说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字、词,终极意义在于助推民族复兴的中国梦。”对于写这本书,肖月生一直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

汉字是中华文明发展的缩影

  汉字不仅积淀着中华民族的睿智,更凝聚着中华民族的灵魂,而且历史悠久,它记录和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明,是中华文明发展的缩影。

  鲁迅先生曾说过汉字有“三美”:音美以感耳,形美以感目,意美以感心。

  音美以感耳。汉字是一字一读音,每个读音有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四个声调,这样在阅读的时候,就有了高低起伏、抑扬顿挫,在这个基础上投入感情去朗读,有变化,不生硬,很耐听,容易打动人心。特别是用汉字写成的诗歌和词,有平仄的节奏错落,有声律的相互交错,有速度的缓疾变化,就更富有音乐美了。古人喜欢吟诵诗词,且摇头晃脑、引吭高歌,那种怡然自得、无限陶醉,不正是音乐美的最好见证吗?现代资料显示,由于汉字语音响亮清晰,没有清辅音,所以汉字在“人机对话”方面占有优势。这更是汉字音美的最好证明了。

  形美以感目。汉字是方块字,这种“方”蕴含着中国古代先哲“天圆地方”的思维认知,有思想之美。汉字有左右结构、上下结构、包围结构和独体字结构,蕴含着中国哲学的中和、谦让、对称、均衡等,有浓郁的民族美的特点。它还有书法之美,大篆小篆的古朴优雅,金文甲骨文的厚重凝重,楷书的中规中矩,汉字的线条与西方文字不同,汉字有顿笔,有提笔,有挑笔,有迂回之笔,有横平竖直,有框架结构,还要在其中倾注一种独特的内蕴和气象,或坐,或卧,或走,或跑,或端庄,或大气,或峭拔,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汉字了,而成为了富有生命色彩的艺术品,书写者成了美的创造者,阅读和旁观者成了美的欣赏者,创造一种“各美其美、美人之美、美美与共、天下大同”的和谐的审美格局和赏心悦目。

  意美以感心。汉字总量有八九万字之多,而表意却非常精微、细腻、准确,甚至有一种只有用心品味才能捕捉到的深刻和入心入魂。同样是表述一个意思,善于用多层面、多角度、多维度的层面来描述界定,凸显汉字造词造字的思维缜密,形象准确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比如一个“看”,可以用“观、视、望、瞰、瞧、瞅、瞄、瞥、觑、窥”等来描述。写作者在写作中不断揣摩和品味,“揣摩”和“品味”的过程,就是不断升华的过程,让简单的文字生出更多情趣,以及悠远的想象空间。所以,中国人,包括很多老百姓都喜欢“咬文嚼字”“遣词炼句”,通过这种咀嚼、品味、锤炼,让汉字的意境美,沉淀到内心,衍生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深层的陶醉和美感。


  重编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迫在眉睫

  “语言是思维的外衣,汉语的粗糙是由于形象思维的固有局限所导致的。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相比较,有四大固有局限:有盲区、有漏洞、有死角、表面化(模糊与粗糙)。”肖月生如此认为。

  比如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808页一个词语“连裤袜”释义为“供女性配裙装穿的连腰的袜子 ”。一般人看不出它的瑕疵,但肖月生马上条件反射地钻牛角尖男性不能穿吗?女性只能配裙装吗?一查资料得知,男士穿连裤袜也并不少见,一是可以用来保暖,改善血液循环,二是用来防止蚊虫叮咬。伊战期间,美国士兵对付讨厌的沙蚤就离不开连裤袜。现汉把连裤袜说成是女性的专利,美国兵能答应吗?至于“配裙装”之说更经不得推敲,连裤袜怎么穿都有道理。这正是理科逻辑对于语文逻辑的敏感与指导作用的体现。

  经过一系列地比对分析,肖月生总结归纳得出:现代汉语的发展受到了科学性、严谨性、规范性等方面漏洞的限制。

  首先是科学性欠缺。一是跟不上时代,释义明显“过时”。比方“光”释义为“照在物体上使人见到物体的东西”,这显然是2000年前《说文解字》时期的认知水平。二是重经验而忽视学科概念的科学性。比方压力与压强、质量与重量等概念,在物理学中是完全不同的科学概念,但现汉的释义却坚持经验上所说的“血压指压力”“杆秤称重量”等说法。三是有的字词的释义明显违背事实与规律,存在认知盲区。比方煮豆浆应该以煮“熟”为要,但现汉却说煮“开”即可。豆浆会“假沸”,沸腾了不过八九十度(这是物理常识)八九十度的豆浆未熟,有毒!又比如“高寒”有两种情形地势高、纬度高,可现汉却忽略了“纬度高”。

  其次是严谨性欠缺。一是歧义丛生。既有语法导致的歧义,也有逻辑导致的歧义,令读者一头雾水,只能凭生活经验“猜猜猜”。然而对于没有相关经验的读者或者是未来的机器人而言,歧义注释无异于瞎子点灯。二是释义不准。比方“恩人”一定是对自己有“大恩”的人吗?不论恩之大小都是恩,都得涌泉相报。三是概念的外延与内涵含糊不清,或者该同一的概念却不能确保同一。比方现汉说“冬瓜表面有白粉”,这个表述有歧义,因为现汉收录的“白粉”被释义为“海洛因”,冬瓜表面有“海洛因”?冬瓜表面当然不会有海洛因,是现汉不严谨导致的歧义。四是区域性差别、方言差别兼顾欠缺。比方“豆渣”在北方盛产大豆的地方或许用作饲料,但在南方大豆较少的地区,豆渣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菜品,可现汉却直接说豆渣“可作饲料”,这让吃着豆渣长大的南方人情何以堪?

  再次是规范性欠缺。一是“度”的把握随意,特别是释义的深浅、篇幅很随意,比方同为学科术语,长的三五百字,短的三二十字。另外举例的多少也很随意,多为就米下锅,多的七八个,少的一个也没有。二是数字与标点的使用随意性强,有的同一句话中文数字与阿拉伯数字混用等。三是同义词、近义词等的表述不一致(释义、体例与格式等都存在不一致的情形)。

  最后是明显的差错。既有释义的差错,也有逻辑的差错,还有编校的差错,还有习惯用语导致的差错。比方“二”与“几”是不能并列的,但现汉却很多地方出现“二”“几”并列。又比方直接引用与间接引用相混淆、相互解释等低级错误也多处存在。

  由此可见,要实现国家现代化,实现民族复兴,思维与汉语的现代化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因为,面对智能时代的到来,未来我们要跟机器人无障碍对话,这就要要求我们学会严谨的思维,给出精确的语言和精确的指令。这是未来智能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达到的要求。

  补短板、驱双轮、强抓手对此,肖月生建议,在国民教育体系中,要加强国民的抽象思维训练,特别是要开设系统的形式逻辑课,要以语言逻辑为有形抓手训练国民的严谨逻辑,取消分科教育,实现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的“嫁接”与“共振”。

标签: